欢迎来到融教之家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晴晴言语康复服务中心创办人伍雪玲:生命中的贵人,是他人也是自己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22-10-27 21:56 237 0 0
“在我从事残疾人康复工作的21年间,遇见了太多好心人。我时常回忆起他们伸出援手时那热忱的笑脸,像电影一般一帧帧、一幕幕在脑海中放映,这些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在我从事残疾人康复工作的21年间,遇见了太多好心人。我时常回忆起他们伸出援手时那热忱的笑脸,像电影一般一帧帧、一幕幕在脑海中放映,这些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有些贵人留下了联系方式,我尚有表达感谢的机会;而有些贵人虽只剩悄然远去的模糊背影,留下的善意却依旧真切、清晰如昨。”伍雪玲说。

手把手帮助17名听障儿童康复

1999年10月,伍雪玲的女儿诞生,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给孩子起名“晴晴”,希望她乐观向上,一生被阳光照耀。

但是,再明亮的阳光也有被乌云遮挡的时候。当伍雪玲和丈夫呼唤着女儿的名字,而女儿表情木然、不做回应时,这片乌云悄悄地爬上了夫妇俩的心头。

2000年12月,晴晴被确诊为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开始佩戴助听器,但助听器只适用于听力损失较轻的患者。“医生,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帮晴晴治病?”伍雪玲几乎是带着哭腔询问医生,得到的回复是,要安装人工耳蜗,并配合康复训练。于是,在2001年7月,伍雪玲来到深圳特殊需要儿童早期干预中心(以下简称“市早干预心”),报读了第一期家长学校。

每到午休时分,家长们都散去休息,伍雪玲依旧待在教室里温习功课,两个月内天天如此,同时还要安抚啼哭不止的晴晴。这些情景,被市早干中心家长学校负责人施丽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第一期家长学校结束之后,她向市早干中心主任建议伍雪玲留下来任家长学校教务助理。

伍雪玲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份看似简单的工作邀约,正是她帮助1400余名听力言语障碍儿童的缘起。

在家长学校,伍雪玲义务工作了一年。到了第二年,市早干中心帮她申请了800元的月薪,这样她就有了生活来源。2001年12月,喜讯传来,在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和香港港安医院慈善基金儿童听觉基金的帮助下,晴晴接受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术后回到市早干中心继续进行康复训练,而后顺利进入普通幼儿园就读,不仅与其他孩子沟通无障碍,还能歌善舞、成绩优秀。伍雪玲在市早干中心工作至2004年9月,参与了九期家长学校的教务管理,直到晴晴上了小学才离职。在此期间,她还考取了教师资格证书。

市早干中心家长学校邀请了国内许多行业专家和医学教授授课,伍雪玲跟着他们学习了不少关于听力言语障碍儿童康复训练的理论知识和实操技能,在她离开市早干中心后,仍有不少听障儿童的家长前来寻求她的帮助。“2至5岁是孩子学习语言的最佳年龄,如果听障儿童错过这个时间段,日后开口说话的可能性将微乎其微。”

伍雪玲在焦虑之余想起来,她曾报读过香港聋人福利促进会开办的约翰赛斯中心听觉受损儿童家长函授课程,这是专门适用于聋儿的家庭康复训练的。于是,她综合运用所学知识,把家改造成了家庭式托育园,陆续引进了绘画课程、奥尔夫音乐课程、泥塑课程,手把手地帮助17名听障儿童康复,并让他们成功说话发声。

8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堆满了教具和绘本,挤满了听障儿童和家长,也载满了亲人期待孩子康复的愿望。这就是晴晴言语康复服务中心的雏形。‍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

“我的座右铭是‘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我相信以爱待人,他人也将以爱回报我。”伍雪玲说。

2009年,家庭式托育园的规模已经容纳不下愈来愈多慕名而来的家长,家长们希望伍雪玲能够搬到离市中心更近的地方,便于教学。伍雪玲便和友人一道在罗湖区找到了一处民房,但民房是非商业性质的,消防设施也不符合安全要求。

伍雪玲一咬牙,卖掉了自己在深圳的唯一一套房产,贷款按揭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商业写字楼作为教学场地。彼时伍雪玲和丈夫还有伍母、晴晴挤在罗湖区一间约60平方米的老旧房子里,每天要爬7层楼,膝盖半月板留下了损伤,就这样持续了6年。房子空间小,平日里只能在阳台上做饭;窗户上有缝隙,冬天的寒风往屋里灌溉;每逢下雨天,天花板和地板就渗出水珠。“还好,我们都坚持过来了。”伍雪玲说。2010年1月19日,罗湖区第一家特殊儿童非营利性康复机构——晴晴言语康复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康复服务中心”)挂牌成立,仅收取孩子的生活费、教学材料费、分摊的房租和聘请教师的费用。

“初创期最为艰难,没有从0到1的开端,就不会有从1到100的过程。”伍雪玲说。从教学到行政后勤,她一个人包圆了。伍雪玲细数了自己那段时间的日程表:早上7点起床,8点到康复服务中心给学生上课,到下午5点孩子们放学了,还要学着建网站、理账务。“有点像‘魔鬼行程’了!”伍雪玲打趣地说。

而在伍雪玲看似轻松的话语背后,隐藏的故事是:她曾因长期超负荷工作患上严重的颈椎病和肩周炎,两度怀孕均因过度劳累流产。

康复服务中心挂牌成立之初,时任罗湖区残联理事长的黄镜波以及其他区残联干部们在听闻伍雪玲的事迹后,向上级有关部门汇报,为伍雪玲申请了10万元的开办费。鲁炳全的孩子曾在伍雪玲的帮助下康复,于是他为康复服务中心写好了所有文字材料,而且分文不取,鲁炳全也成为康复服务中心第一任理事长。香港一家企业的董事长自2015年以来捐款近百万,资助了50多名家庭经济困难的听障儿童,帮助解决康复服务中心场地租金问题。深圳市罗湖区慈善会·宝能特殊儿童康复关爱基金每年拨款十万元至二十万元不等,用以康复服务中心师资力量改善。疫情期间,现任罗湖区残联党组书记、理事长刘迅两次为康复服务中心申请免除6个月租金。 

时至今日,伍雪玲的耳边还回荡着这些爱心人士的话语:“我们同你非亲非故,只是单纯地被你打动了,所以请不要有人情上的负担,安心地接受我们的帮助吧。”‍

“我也能成为主宰自己生命的贵人”

走进康复服务中心的罗湖校区和南山校区,仿佛掉入了一片粉色的海洋里:粉色的前台、粉色的墙壁、身穿粉色工作服的教职员工……“这是罗湖区民政局下属单位罗湖社会创新空间对康复服务中心进行孵化时设计的主色调。我希望特殊儿童和他们的家人迈入康复服务中心时能够短暂忘记生活的痛苦,只记得这里是能够安心停泊的温暖港湾。”


听障儿童钟彬被家人送至伍雪玲处进行康复训练时已经7岁,错过了儿童学习语言的关键期,伍雪玲便在一天之内对钟彬进行好几堂一对一授课,钟彬回家后告诉家人:“我每天要上好多节伍老师的课,上得好累哦。”但正是因为如此,钟彬语言能力的恢复速度才得以突飞猛进,戴上人工耳蜗的他几乎与常人无异,还成为2011年深圳大运会开幕式上的一名舞蹈演员。2018年,钟彬考入广东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体育艺术表演专业。

伍雪玲扳着手指算了起来:“杨淑婷现在在盐田高级中学读书,学习成绩不错;王一飞目前就读于深圳杰仁高级中学,担任班级纪律委员和历史课代表,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他团结友爱、乐于助人;卢瑾晴,也就是晴晴,考上了广东工业大学华立学院管理学院;郑扬考上了华南农业大学珠江学院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黄宇考上了广东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数控技术专业……孩子们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2015年,伍雪玲当选为深圳市第六届人大代表。罗湖区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黄瑞儒多次到康复服务中心指导她开展人大代表履职工作,更好地为残疾人群体服务。她提交的“关于推动解决深圳市听障儿童人工耳蜗植入以及配件升级困难的建议”被深圳市政府和市残联采纳并落实,为深圳市残障人士群体争取了更大的福祉。伍雪玲目前担任罗湖区第八届人大代表。

“我要对曾经赏识我、帮助过我的贵人们真挚地道一声谢谢。现在,我自豪地告诉你们,康复服务中心成功康复了1400余名听力言语障碍儿童,资助贫困患儿家庭的费用达300余万元,我从受助者变成了助人者。21年的康复训练之路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勇气、敢坚持,我也能成为主宰自己生命的贵人。”伍雪玲说。‍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融教之家”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 读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 “融教之家(rhjyzone)”公众号后,非常感谢!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专栏
更多>>
  • 多动症
    多动症

    多动症是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 ,指发生于儿童时期,与同龄儿童相比,以明显注意集中困难、注意持续时间短暂、活动过度或冲动为主要特征的一组综合征。多动症是在儿童中较为常见的一种障碍,其患病率一般报道为3%-5%,男女比例为4-9:1。

  • 融教之家
    融教之家

    融教之家是国内领先的融合教育和特殊教育资讯平台,关注融合教育行业动态和政策,坚持为从业者提供高质量内容和多项学习服务,促进融合教育传播和发展。

  • 恩启特教平台
    恩启特教平台

    中国自闭症儿童康复教育领域专业互联网+平台。致力于用科学的技术和方法,促进行业康复教育水平整体提升,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到更好的康复教育服务。 恩启,让康复更有效!

  • 蜗牛大班长
    蜗牛大班长

    蜗牛爬得再慢,总有到达的时候; 就像星星爬过几光年的距离,装饰了万里银河。 ——MUST疗法以及星希望创始人:杜佳楣

  • 特教观察
    特教观察

    一个为特殊教育从业者、特殊儿童家长以及公众提供特殊教育资讯和前沿教育教学方法,并为特殊教育领域和社会各界提供沟通、交流的公益平台。

  • 特殊儿童康复训练
    特殊儿童康复训练

    对自闭症(孤独症)、脑瘫、感统失调、语言障碍、听力障碍、学习障碍、行为异常等儿童的康复训练。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融教之家公众号

融教之家公众号